安徽福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安徽福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1 09:20:3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举国哀伤,尽管特朗普4年前曾要求骂他的金斯伯格辞职,现在也说:“伤心听到这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统候选人拜登表示,接替金斯伯格的大法官人选,应该由本届大选的获胜者提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之,自由派还有机会阻止最高法院长期右倾,一是设法阻止特朗普提名极端保守的人选,二是选举拜登上台,三是等待时间把保守派大法官磨得没有棱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起初,新冠疫情在被报道时,欧洲曾普遍对“是否需要采取疫情应对措施”提出质疑,或认为只要关闭自己和东亚国家间的往来通道,便可安然无恙地置身事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令人担忧的是,此时此刻,一些欧洲国家还在心存侥幸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样毕业于耶鲁法学院的现任大法官——黑人克拉伦斯·托马斯和意大利裔塞缪尔·阿利托,都是稳定的保守派;而父母来自波多黎各的索托马约尔,作为耶鲁的拉美裔女生成为自由派,也可以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纪录片《女大法官金斯伯格》剧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金斯伯格的正式提名,于1993年6月22日发送给参议院;听证会于7月20日开始;参议院于8月3日投票确认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2月,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斯去世后,奥巴马总统提名加兰德接替,但麦康奈尔等参院共和党人以即将举行11月大选为由,拒绝举行听证会或投票。“谁来接替斯卡利斯”这个巨大的悬念,成了特朗普动员保守派选民的一个利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然,也有一些欧洲国家终于开始重新警醒:8月17日,爱尔兰重新收紧一度放松的“防疫禁令”,包括在首都都柏林等地区将室内、户外集会人数上限限制为6人和15人,9月15日更是将禁令适用范围扩展到都柏林等三个郡,并宣布关闭餐馆、咖啡馆和酒吧(这是此前第一轮疫情中禁令都未曾有过的内容)。